页岩气开发风险大 监管标准未出台,

页岩气开发风险大 监管标准未出台,

2017-06-23 00:48 作者:小编

“我们并不反对中国开发利用页岩气,而只是希望中国在页岩气开发的初期就充分考虑环境影响,借鉴国际经验走环境友好的开发之路。”26日上午,美国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NRDC)气候、能源与环境高级顾问杨富强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说。

雄心勃勃的开发计划

我国的页岩气开发正处在萌芽阶段,但各方已铆足了劲。今年3月,国家能源局推出了雄心勃勃的计划,提出页岩气产量到2015年达到65亿立方米,到2020年的产量达到600亿~1000亿立方米。

而就在几个月前,国务院批准了国土资源部的申请,决定将页岩气与常规油气开发区别对待,消除了页岩气资源勘探权仅掌握在几家大型国有油气企业手中的法律障碍。

国土资源部所估测的中国页岩气储量为25万亿立方米。“中国的页岩气资源储量很有可能是世界最高的。”美国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一份报告称。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了解到,中石油、中石化已介入页岩气的开发。中石油于2011年4月成功地在威远区块钻了第一口页岩气水平气井;中石化曾与BP公司商讨在贵州省内一块面积为2000平方公里的页岩气区块以及江苏省一块面积为1000平方公里的区块开展勘探工作。

此外,中海油、神华集团、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等也都计划在安徽、湖南开发页岩气资源。

开发存在环境风险

“但各方似乎并没有看到开发页岩气所带来的环境风险。”专程从美国赶来的美国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油气科学研究专家马莉娜·莫尔迪克(Briana Mordick)对记者说。

她告诉记者,几年前,宾夕法尼亚州的一处页岩气井排出的废水就进入了饮用水源区,造成了大面积污染。

据介绍,水平井钻井和水力压裂法(或称压裂法)是页岩气开采的核心技术。在此流程中,化学物质夹杂着大量水(该混合体称为“压裂液体”)以及泥沙,被高压注入地下井,从而压裂邻近的岩石构造扩张裂口,使天然气能够流入井中以便收集。这些活动可能会对环境和人类健康产生负面影响,其中包括水体污染、空气污染和土地破坏等。

据美国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对中国页岩气领域的调查,我国的页岩构造还含有达到有害浓度水平(1%或更多)的硫化氢(H2S)。硫化氢是一种可燃的毒性气体。四川盆地的威远页岩气区块所含硫化氢浓度在0.8%到1.4%之间,而川东北区块所含硫化氢浓度高达15%。

调查显示,页岩气在开采过程中还会释放挥发性有机化合物并导致地面臭氧的产生,长期接触挥发性有机化合物会导致皮肤不适、头痛以及生殖系统紊乱。

标准和监管不能松

杨富强透露,在日前召开的一次内部会议上,有专家曾表示,为鼓励中国页岩气的开发,降低企业成本,页岩气开发的门槛不宜太高。“我认为,这个标准最起码不应低于石油和天然气的开采标准。”杨富强说,“如果放松标准和监管,势必会出现石油开采污染和类似大连港屡次火灾的教训。事故肯定会发生,这是毫无疑问的。”

杨富强对记者表示,在有关页岩气的开采、使用标准没有出台,以及监管不到位的情况下,各方已经大干起来,这是一个值得警惕的信号。

据记者了解,《页岩气开发“十二五”计划》中已对页岩气开发的进入门槛作了规定。比如,企业被要求每年每平方米至少投资3万元,这是原油勘探最低投资额要求的3倍。

此外,今年5月17日推出的第二次页岩气招标,也要求投标企业拥有3亿元以上的注册资本。

“较高的市场准入门槛可能会影响到中国实现吸引多元化投资以及引入竞争的目标,但这种做法有可能降低环境风险。因为在中国的很多行业中,中小企业更难以监管。”杨富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