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元区进一步趋向解体,

欧元区进一步趋向解体,

2017-06-23 00:37 作者:小编

英国《金融时报》3月26日刊发题为《欧元区进一步趋向解体》的文章,主要内容如下:

塞浦路斯危机爆发之前的8个月里,人们经常面带得意的笑容提起我在2011年11月末曾做的预测。在那篇文章中,我断言欧元区领导人只有10天的时间来拯救欧元。2006年的时候,我也做过类似但却没有这么极端的预测,当时我写道,罗马诺 普罗迪(Romano Prodi)政府为意大利提供了在欧元区获得持久地位的最后机会。

但普罗迪政府却并没有交出满意答卷。2011年的那10天欧元区也没有任何行动。到了2013年,欧元依然存在,意大利也依然留在欧元区。而我,也依然在预测。现在我毫不畏惧,并且会翻倍下注。一个包括德国和塞浦路斯这样差异明显的国家的欧元区是不可持续的,即使欧盟(EU)和塞浦路斯能够达成最后一刻的妥协。一个包括监督、清盘机制和存款保险的银行业联盟,是确保存在分歧的货币体系克服各种艰难险阻的最低条件。它肯定能够解决塞浦路斯银行的问题。但欧元区却没有这样的银行业联盟,五年内也不会有。德国断然拒绝,原因是对于德国纳税人来说代价太高。颇有讽刺意味的是,塞浦路斯也会拒绝这一联盟,因为它会破坏该国作为外国储蓄离岸中心的商业模式。长期来看,不管最终会出现什么样的银行业联盟,都与这场危机无关。

上周塞浦路斯发生的情况并不会是任何危机的根本导火索,但却非常清晰地暴露了欧元区集体行动存在的问题。事态的最新升级始于一项危险的协议,即让受保险保护的储蓄者提供内部纾困。欧元区官员们有多精通法律,在经济上就有多无知。他们“聪明透顶”的想法不是减记10万欧元以下受保险保护的存款,而是对它们征税。他们没有意识到,如果他们拿走存款保险中固有的承诺,他们就是在违约,可能引发银行挤兑的风险。

塞浦路斯议会拒绝这份疯狂的协议是正确的(编者注:欧盟与塞浦路斯于本周一达成救助协议)。但塞浦路斯政府接着却犯了三个大错。第一就是总统尼科斯 阿纳斯塔夏季斯(Nicos Anastasiades)决定寻求俄罗斯的帮助。他并没有与欧元区合作,而是对着来。德国尤其将此看作一个公开的敌对之举。同时这也是欠思考的,因为俄罗斯拒绝提供帮助。第二,在上周关键的三天内,塞浦路斯政府决定不与欧洲各国财长以及欧元工作组对话。第三,塞浦路斯政府上周四决定从养老基金和其他国家资产中紧急抽取资金创建一个主权财富基金。第二天安格拉 默克尔(Angela Merkel)就立即否定了它。

上周发生的情况突显了欧洲政治领导人物的典型特征,他们以一种非常不专业的方式追求狭隘的国家利益,却损害了共同利益。

然而,我想强调的主要风险并不是发生一次严重事件的风险。当然这是可能发生的,但我认为最大的风险最终来自欧元区不断重复的政治错误。它们的影响比较缓慢,却是累积性的。

毫无疑问,最具破坏性的是通过紧缩来进行非对称调整的政策。当前塞浦路斯银行纷纷陷入困境,是因为希腊政府和希腊银行之前陷入困境,也因为欧元区强行把私营领域牵涉进来。意大利也是由于紧缩而从衰退步入萧条。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在最近的选举中,一个反对欧元、反对传统政党的抗议运动成为意大利议会中最大的单一政党。如果今年晚些时候意大利举行另一轮选举,该政党领导人贝佩 格里洛(Beppe Grillo)很可能会赢得绝对多数选票。

如果欧洲南部的紧缩至少能够得到北部财政扩张的弥补,那么欧元区的整体财政立场在宏观经济层面上就会趋向中立。但由于北部也加入了紧缩,结果欧元区在衰退中反而实现了基础财政盈余。在这种环境下,一般不会发生经济调整。而如果没有调整的话,危机就没有解决方案。

一段时间以来我一直认为,德国、芬兰、荷兰不可能与塞浦路斯、希腊、葡萄牙在同一个货币联盟中。如果双方不能够更加平衡地在政治和经济上做出调整,这一尝试就只能结束。

2011年11月我所做出的预测就是,有一天欧元区很可能会终结,尽管这一天或许依然很遥远今天我还要重复这样的预测。不能排除各国政府会采取正确行动的可能性,但三年以来的危机管理显示的正相反。

在当前政策下,要让欧元区违背人民的利益存在下去,他们得使用强制力。就算你不是欧元怀疑论者,也会给这样一个货币联盟贴上“极不道德”的标签。